莞城在線_點擊東莞新聞_觸摸東莞生活_東莞新聞資訊網!

設為首頁 收藏本頁

logo

去日本留學好不好清殤?夜未央

時間:2016-06-09 12:44 來源:http://www.qfvbvy.live 作者:莞城在線
摘要:(一)命中的西府海棠 她叫敏兒。郭絡羅氏。有名的福晉。 她之所以有名不是因為她是孝莊皇太后最喜歡的格格。 也不是因為她是安親王岳樂的外孫女。 更不是因為圣祖爺康熙最寵愛的宜妃娘娘是她的本家姑母。 只是因為那個男人。 他叫愛新覺羅、胤翼。(注音同

(一)命中的西府海棠


她叫敏兒。郭絡羅氏。有名的福晉。


她之所以有名不是因為她是孝莊皇太后最喜歡的格格。


也不是因為她是安親王岳樂的外孫女。


更不是因為圣祖爺康熙最寵愛的宜妃娘娘是她的本家姑母。


只是因為那個男人。


他叫愛新覺羅、胤翼。(注音同)康熙的個兒子。


他很愛她的母親。良貴人、那個太子口中的辛者庫奴婢。


所以、他拼命的讓自己更出色。他要給母親博得更多的恩寵。


她喜歡大紅的顏色。就像她喜歡的西府海棠。


遇見他的時候,是在康熙爺的家宴上。她穿著一襲梅紅色的旗裝。他則是一身月牙白的常服。如果不是腰間的明黃帶子,她簡直以為他是不染風塵的神仙。


一見傾心。


于是、她向孝莊皇太后求了個恩典---要作他的福晉。


以她的身份、一定會被指婚給更好的阿哥的。譬如她表哥,宜妃的兒子。


她毅然選擇了他。


大婚。


洞房花燭夜。


她穿著喜袍登待她的夫君。


喜帕被挑起來的時候,她看到的是一雙迷醉的眼。他喝醉了。


他緊緊的抱著她,嘴里呢喃著的卻是另外一個女人的名字。


烏雅吶喇、熙臻。


她終于成了他的嫡福晉,她的洞房花燭夜。她的夫君。心里住的卻是另外一個女子。


淚、毫無預兆的洶涌而出。


我、只會為你哭這一次。只有我才會是你的妻。也只有我、才可以幫你得到你想要的、包括那張龍椅。


她在心里默念著。


吹熄了猶自垂淚的龍鳳燭。


天明。


寂寞梧桐鎖清秋


落葉。


她穿著大紅的對襟繡袍。前襟是展翅欲飛的鳳凰。


都說鳳凰非梧桐不棲。可是、她的夫君,卻不想作她的那棵樹。


至少、現在不想。


烏雅吶喇、熙臻。究竟是怎樣的女子。


已經兩個月了。


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。


沒有郎情妾意、舉案齊眉。沒有新婚燕爾、佳期似夢。更沒有他。


她永遠不會忘記那天他的眼神。那怨恨的神情就那么毫不遮掩的告訴她---他、不愛她。


甚至、有一些恨。


可是、她是愛他的阿。用心狠狠的愛著。


無怨無悔。


她的手撫上了平滑的小腹。


太醫說已經有兩個月的身孕了。


他、要作阿瑪了。


胭脂、告訴膳房多加幾個菜。另外,跟爺回話先別去書房了,我有事告訴他。她要和他慶祝下。


當滿桌菜涼透了的時候,他回來了。


他、不開心。


所以當他看到一襲暗紅色旗裝的她、更加惱怒。


今天、他看到他最最深愛的女子牽著別的男人的手。


那個男人不是別人、是他的哥。


愛新覺羅、胤稹。


他已經沒有資格和哥爭了,不是么。


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分離。


他已經有福晉了啊。


所以、當他的福晉來給他脫去斗篷的時


候,他一把推開了她。


當她身體重重落在地上的時候,她仍然不相信那是真的。


她就那么靜靜維持著跌倒的姿勢。


靜靜的看著他從愕然恢復到漠然。


靜靜的看著他轉身離開。


這就是他傾心相付的如意郎君啊。


直到、劇痛傳來。


身體某一部分正有溫暖的液體迅速脫離她的身體。


她驚恐的看著殷紅的血在地上開出一朵朵艷麗的玫瑰。


不她的聲音因為疼痛有一絲暗啞。


當他沖了過來。


當他把她摟在懷里。


當他怒吼傳太醫!


她綻放出一個凄美的笑容。


我們的孩子沒了


意識、漸漸消失。


素白的水澤木蘭


參湯、補藥。


一碗碗的端進來。她固執的一碗碗倒掉。


他明白那個尚未成形的胎兒是她心底永遠的痛,而他、是兇手。


他、殺了自己的孩子。


他要怎么告訴她---那次小產永遠的剝奪了她作為一個母親的權利。


還恨她么?


不、他恨。恨他自己。


縱她不是他的最愛、他也不該如此傷害一個如此深愛自己的女人。


她躺在塌上,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。


他開始對她好了。體貼的、溫柔的、細致的。


可是、她不開心。她知道,他、只是在贖罪。


扯平了。


她用一個孩子償還了她害他痛失摯愛的恨。


沒有恨了,可是愛呢?


沒有人能告訴她答案。


她終于見到了那個女子。素雅的猶如一朵水澤木蘭。


烏雅吶喇、熙臻。惠妃娘娘的侄女,大阿哥的表妹。


因為胤翼的生母身份低微,所以,他一出生就被送到慧妃娘娘那里撫養。


所以,慧妃娘娘的壽宴上,她一次見到了她---熙臻。


她依然是一襲大紅色的旗裝、披著雪白的狐裘披風。


只有嫡妻才可以著身的明媚的紅。


她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女子。不是滿家女子常穿的旗裝,而是一身漢白玉的羅裙,宛若尋常的


漢家女子。


聽說、那是康熙爺特許的,可以穿她喜歡的衣服。


那是怎樣一個自信的女子阿,不施粉黛的肌膚吹彈可破。


珠翠圍繞,環佩叮咚的皇家女子,在那個只在鬢邊簪了兩朵水仙的女子面前失去了所有顏色。


那是一個連女子都會動心的女子。


一個紅似火、一個白如冰。


她們是那么的不同,戰艦少女建造時間。


她終于明白---她永遠不會得到他的愛了。


她失魂落魄的捱到了宴會的尾聲。


淚水滑落。


一方素帕遞了過來,帕子的一角繡著如藤如蔓的蘭花。


是她---烏雅吶喇、熙臻。


水澤木蘭。


繁花落盡春宵暖


淺粉的芙蓉帳。


她望著帳子上的流蘇發呆。


明天就是弘旺的生日了,張氏的兒子。那個在她之前就賞給他的通房丫頭的兒子。


還有那個毛氏所出的小格格也益發的水靈了。


她的手習慣性的撫上依舊沒有任何起伏的小腹。


這些年她就像他手心里的一滴淚,那么如珠如寶的疼著、寵著。


她明白,那只是贖罪。


從來、與愛無關。


吩咐了胭脂拿來了精心挑選的玉佩,還是提前送出去吧。


明天、她這個主母還是會毫無例外的缺席。


那么溫馨的母慈子孝
責任編輯:www.qfvbvy.live

相關閱讀

湖北快3玩法